锦柒想要约约和裘裘

这里七年级学生狗一只。
很蛇精病的那种。
喜欢飙骚话。
互飙骚话以示友好ing。
吃园医(一点点)裘医(一点点)杰佣(一点点)杰裘殓摄(没错我就是朵奇葩)。
主吃杰裘殓摄佣空!
这里凹凸第五双厨。
是一个约吹!裘吹!佣吹!空吹!医吹!
谁敢怼他们我怼谁!

当监管者是你哥哥时……

当监管者是你哥哥时
*幼儿园文笔
*约瑟夫和裘克篇
*极度ooc
*私设宿伞在不工作时是两个人
*在我的沙雕文里约约有的蛇精病的味道哈哈哈哈哈嗝对不起了诸位。

『约瑟夫』

你和约瑟夫在喝下午茶。

原本和他好好聊着天呢,不,是他好好地听着你说话的。你说着说着有点渴了,便停下喝了杯绿茶,吃了块饼干。

然后继续说着没说完的B(划)话。
你说了半天,约瑟夫一句话也没讲,一个眼神也没给你。

把椅子挪过去一点,伸出手在他眼前晃晃,眼睛眨都没眨。

……日哦感情老子口干舌燥讲了半天你一句话也没听进去?

你想了想,伸出了罪恶的双爪(划)手,放在他的脸颊上,往左边90°转,让他的头对着你。

你使劲地盯着他的眼睛,这眼睛天蓝色的,像水一样。怎么办好像有一点好看。

“干什么?你该不会单身疯到想吃你哥豆腐吧!”
他回过神,懵逼地看着你。

……你收回之前的话。

“呸,我在看你的眼睛有没有爱心。”

“……你没吃药?”

“滚,你刚刚发呆了,我看看你眼里有没有爱心,好跟爸妈说你这三好学生早恋。”

“……你把手拿开好吗?”

“Oh,小约约,你太令人失望了,你眼里竟然没爱心。”

“噫,别这么叫我,太恶心了。你不喊我哥整天都在喊些什么?”

“才不,你就比我早出生了1秒。”

你潇洒地一甩头,猛然发现了两个在附近一起喝下午茶……帅哥。

日这不是隔壁谢必安和范无救吗?!

怎么办我好像要被帅到喷鼻血了!

花痴属性的你出于天性使劲地盯着不远处的帅哥。

……直到一道白光闪瞎了你的钛合金狗眼。

“你干什么?!”

约瑟夫不知何时拿着相机站在你面前,笑眯眯地对你说:
“我在拍妹妹你脸红时的盛世美颜啊~”

这个自带特效的帅哥笑得像个狐狸一样。

很欠扁的那种。

你猛地给他来了一记断子绝孙脚:
“你算哪块小饼干?爸爸的盛世美颜也是尔等平民可以拍的吗?!”

他笑着躲开了你那一脚,继续摆弄着他的相机。

“我不是小饼干,我是你哥。”

“啊不对啊你哪来的相机?”

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

他想你吐了吐舌头,

“我要告诉爸妈你早恋了,对象还是两个。”

“滚啊猪精!快把照片删了!不然我告诉爸妈你和相机谈恋爱了!”

“就不!你抢到了我就删!还有我哪和相机谈恋爱了?!唉唉唉你怎么耍流氓?!”

你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,成功揪住了他的白色马尾,伸手准备去扯领带。

他急忙把相机举高,一脚踹向你:
“你个女流氓!劫色!”

你身手敏捷地躲开,一脚踩在椅子上,以惊人的弹跳力抢走了相机:
“你还没那艳福让姐劫你色呢!嘿!相机在我手里了!”

“诶你小心点!这相机很贵的!摔坏了把你卖了都赔不起!”

他用看着一只鸟马上要被你掐死时的眼神看着相机。

“那就把你卖了呗,外面那群花痴会让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劫色。”

你淡定地删除照片。

还给他时,他用一种发现最喜欢的小饼干被你吃掉了的眼神看着你。

“你真没有生活情趣,我不跟你喝下午茶了。”
他悲痛地转过身去。

“我今晚就把你上了,让你知道什么叫生活情趣。”
你又说起了B话。

“我日你哥哦!!!”

他尖叫道。

“亲爱小约约你就是我哥啊哈哈哈哈哈哈嗝。”

他咧了咧嘴角,用一种委屈的眼神看着你:

“我今后就算跟隔壁裘克去打群架都不会找你玩了。”

他拿起相机,朝不远处的谢必安和范无救走去,只给你留下一个凄惨的背影。

壮士一路走好。

你默默地想:没多久你就会知道“真香”这个世界的真理。




『裘克』

“喂,小疯子,你的书包又忘拿了。”

你没好气地说道,把书包狠狠地往他脸上一甩。

“诶诶,淑女点嘛,谢了哈。”

他嬉皮笑脸地接过书包。

你叹了口气,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。

手往抽屉里一掏……

怎么有个跟库特的乌龟皮长得一样的王八在睡觉?!

王八下压着张字写歪歪扭扭的字条:可爱吗?很贵的,送你了,生日快乐!

你热泪盈眶地看向那个笑得一脸阳光的红发男孩。

我哥终于知道疼妹妹了。

嘤嘤嘤。

放学后你特地买了根可爱多给他。

“干什么?下毒了吗?”

他不可思议地看着你……手中的可爱多。

“送你了,就当是谢礼了。”

“哦,谢了。”

他马上接过啃了起来。

“那只王八多少钱?”

“五十。”

“一个月的零花钱!”

“对啊。”

“你竟然舍得用你的零花钱买!”

“舍不得啊。

“哈???”

“所以用的是你的零花钱。”

“……”
你微笑地着抓起王八就往他脸上甩。

“md你还老子感动!”

他叼着可爱多手里抓着王八身手敏捷地跑了。

你伤心地回到家,却发现书桌上又有张罪恶的纸条。

你如临大敌地靠上去,看清了上面的字:

“生日快乐,我亲爱的妹妹,今年没有流星雨,但是没关系,我带你看。”

下面有张纸,你拿起一看,纸的上面有用水粉画的星空,星星是粘上去的纸折星星,这些星星被打造成一道道流星,还撒了点荧光粉。地上有块草地,上面坐着一对勾肩搭背的红发兄妹——你和裘克。

抬起头,你看到书桌上多了个花瓶,里面插着你最喜欢的洋桔梗。

你真的哭了,哭着走到你宝贝的小猪罐前,摇了摇,还是那个重量。

这时,客厅门打开了。

“我——回——来——啦——”

你顿时扔下手中的小猪罐冲了出去。

含着泪水奔向他,扑在他的怀中。

“咦,你怎么哭了?是有人欺负你吗?”

他有些担心。

你抬起头,搂住他的脖子:

“哥,谢谢你,有你,真好……”

他紧皱的眉头松开,揉着你的头发,咧开嘴,笑了。

“干嘛这么急,小猪罐都碎了。”


对不起诸位我太蛇精病了因为文笔太差还蛇精病所以被抓起来了。

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他们俩,因为我只想到他俩的脑洞😂

约瑟夫那篇是我做梦梦到的

裘克的是快哥太好看了然后就想出来了……


评论(11)

热度(295)